李嘉恒

零薰/梦

短小
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产物
辣鸡文笔,但是太想写了
大概ooc…
轻喷…





这世上,真的有神明吗?
“不是的。”
若是有,他为何要让这样温柔的人承受至此呢?
“吾辈乃是暗夜的眷属。”
宽容,善良,对学院满怀着爱是错吗?
“这一切都是对吾辈过去罪行的惩罚喏。”
“薰君。”

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所以,我清楚的知道,这是我的梦境。
他依然站在铺满繁星的天空下与我相视。
“又要独自承受一切吗?”我盯着他血红的眼眸,不受控制地再一次问出这个问题。
他露出了不变的温柔笑容,转过身去,无言地消失了。我站在原地,心脏不知为何如撕裂一般疼痛,却无法伸出双手,连发声都做不到。只能看着他,看着他留在那里的十字架项链。
这世上,真的有神明吗?
“薰君?”
他的声音缓缓流淌而来。
我的心揪紧了,猛地睁开双眼。朔间零靠在棺材旁担忧地看着我,而我正不安然地躺在他的棺材里。
“汝在流冷汗喏,做了噩梦吗,薰君?刚刚练习完又睡着了,晚上还在失眠吗?”
“啊…”我愣了一下,“没事的噢,朔间,只是有点累了,真的真的~”
“是吗。”朔间零眯起了眼,又叹了口气,“虽说汝最近突然勤于练习,吾辈很是开心,但是身体状况不好的话,还是要好好休息的哦?带病是无法发挥最佳状态的吧?”
不是带病,我在心里无声的抗议着,只是失眠而已,还不是因为你。
“而且,”他伸出手轻轻抬起我的脸,“吾辈还在担心着汝呢,薰君。”
我想我大概是怔怔地看着他的脸。
和梦里一样的笑容。
“嘛,被男人担心什么的无所谓啦。”我推开了那冰凉的手,“不过是朔间的话就另当别论了。作为回报,以后所有的事都一起承担吧,这可是作为搭档的最高认同啊~”
说完,我没敢看朔间的脸,仓惶离开了。自己的大脑一定是还不清醒,竟突然做出了这种不符合自己人设的奇怪发言。朔间一定也吓了一跳吧?
…真是的。




朔间零盯着羽风薰离开的方向,指尖还保留着他的余温。
脸都红透了呢,真可爱呀。
朔间零这样想着,缓缓躺入自己的棺材,回到了黑暗中。
以为吾辈看不出汝的梦境吗,薰君。
他将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脖颈上。
一起承担什么的,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。
“薰君啊…”

评论

热度(15)